如今藏书已达十万余册,带你穿越时空

作者: 澳门微尼斯人官网  发布:2019-06-16

他拾荒二十载藏书十万册为了一件事……

图片 1

如今藏书已达十万余册,带你穿越时空。游走雜書舘,如在家一般舒适温馨,高晓松雜書舘式的书房,让人向往,这样的民间图书馆,不妨多点。​

图片 2

爱书之人有两个共同的爱好:一是买书,二是读书。书,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一种奢侈品,看书所需的时间对我来说较难平衡。不过,爱书之人总能抽出时间阅读,早起、地铁上、睡前……买书的价钱也是奢侈的原因之一,虽然现在可以买到廉价的图书,但是有些书至今仍是如此。

雜書舘馆长是高晓松,也叫高晓松雜書舘,馆名是台湾著名作家张大春所提。繁体字的馆名无声阐释着图书馆藏书的丰富及拥有的文化底气,它像潺潺流水般滋润着读书人干涸的心田。

在新疆阿克苏市红旗坡片区管委会柯柯牙社区有一个远近闻名的“晓理公益图书馆”,64岁的创办人张晓理是一位图书收藏者,20多年来,他靠着拾荒,积累了从1941年间至今的十万册图书、报纸。

《读书至上》讲述了五百年的图书发现史,从16世纪到今天,人们买书藏书,而买不起书的男男女女,购入二手书还有借书。有文学的青年,总会找到机会去阅读。我们现在也是如此,买书藏书,或是宅在图书馆、书店一整天,蹭书读也是一件幸事。

如今藏书已达十万余册,带你穿越时空。如今藏书已达十万余册,带你穿越时空。雜書舘位于北京崔各庄红厂设计创意产业园,距离地铁15号线马泉营站约1.5公里,在泉营站地铁站骑行7-8分钟即到。它掩映在一个村庄中,若不是创意产业园门口的大大的馆名,外来的人或许不知道其藏身其中。它低调却也因中国重量级的音乐人高晓松而为大众所知,它是一家大型私立公益图书馆,设有国学馆与新书馆两个馆区。雜書舘馆藏面积达到三千余平方米,馆藏图书及纸质文献资料近百万册(件),其中线装明清古籍文献二十多万册,晚清民国期刊及图书二十多万册,西文图书五万多册,特藏新书十万多册,名人信札手稿档案等二十余万件。

如今藏书已达十万余册,带你穿越时空。在他的图书馆,可以查阅到从旧中国到新中国成立以来大量的珍贵资料。

如今藏书已达十万余册,带你穿越时空。书是一种简单的商品,它承载着知识。阅读也许不会改变我们,但是从长久看,书让人宁心平静,我们总能从中得到“救赎”。

雜書舘的藏书规模大、收藏面广,让来往期间的读者震撼。置身层层书架中,为自己的渺小、浅薄而汗颜;为如此丰富的藏书而欣喜;为如此安静的看书氛围放松,沉醉其中不能自拔。不管国学馆馆区还是新书馆馆区,人性设计的温馨阅读环境都让灵魂在此沉沦。

张晓理喜欢看书,爱书。来新疆20多年,精神上比较充实,生活安定,2013年创办“晓理图书馆”,方便了更多喜爱阅读的人。

美国国父托马斯·杰斐逊应是大家熟知的人物,他曾告诉约翰·亚当斯:“没有书我就活不下去。”书中说他曾四次建立馆藏,但是我认为其中只有三次真正是他的收藏。他没有机会继承任何藏书,当他就读于威廉和玛丽学院时,遇到了乔治·威思,他鼓励杰斐逊抄录名言警句、收藏图书。不幸的是,他的第一次馆藏毁于一场大火。当他得知家中造火时,他第一反应是询问他书的生死。第二次馆藏开始于同样的大火,与玛莎结婚后,给他更多的金钱和时间收藏更多的书。当国会图书馆想要建立一座实用性的图书馆,杰斐逊将他的藏书均卖给了国会图书馆。这帮他偿还了债务,但我们不能否认其中的高尚的目的。在半捐半卖了第二次馆藏后,他继续从书商处购书,他的“退休藏书”约有一千六百册。杰斐逊的藏书用我们现在的分类来说,多是社科类图书,还有部分文学类图书。此时,人们从神学类书籍收藏转入实用性书籍。

国学馆书香迷人,带你穿越时光

图片 3

聊过了美国国父,接下来聊一下普通读者。“普通读者”这个词源自托马斯·格雷的诗《墓园挽歌》,这个词可以用来概括一个受限于经济因素的读者群。对于普通读者来说,第一个阅读的门槛就是识字,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时候,识字还不像现在这样的普遍,阅读对于他们来说很困难。第二个阅读的门槛是金钱,书籍的费用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得起的,大多数人只能选择借书或购买二手书。第三个阅读的门槛是自然条件。普通工人需要劳作,过长的劳作时间留给他们极少的时间用来阅读。还有态度问题,不是每个人都热爱读书。最后,还有机会问题,这里提到的机会就是选书,在没有知识基础的情况下,很难选取合适的书来阅读。普通读者常读的书是文学类图书,尤其是小说居多,休闲娱乐为主。

进入崔各庄红厂设计创意产业园,远远地看到雜書舘的路标,跟着路引优先到雜書舘国学馆处。国学馆与孔夫子旧书网店相邻,该网店大门紧闭,国学馆小门微开着。远看馆门比较常规朴实安静,门边挂着开闭馆及预约参观借阅的时间的牌子。国学馆作为独栋楼有三层藏书空间,八大分馆,一层是西文汉学馆、特藏新书馆、名人信札手稿档案一馆,二层有线装古籍馆、民族民俗古籍馆、名人信札手稿档案二馆,三层有晚清民国期刊馆、民国图书文献馆。入馆就看到书馆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及其身后满满的图书。书架上书籍发黄陈旧,讲述着曾经的辉煌及热闹。

收藏图书渐渐增多张晓理索性“转行”

上述的两个部分,仅是本书很小的一部分。书中还介绍了约翰·索恩爵士的书房,中间还穿插着对书商、出版社的介绍。我曾读过一句话:“读书不一定能让你发财,但至少会让你明白如何才能活出个人样。”虽然不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,但我知道,阅读让人阅历丰富,每一本书,都是一次人生。

书馆登记处三四个读者拿着身份证在排队登记,一边托架上摆放着茶饮,还有香蕉、苹果等,读者阅读之余可以免费食用,这些比较为人着想温馨。一边看书休闲区坐满了读者,他们翻看着发黄的书籍,津津有味地翻阅中。游走于高高的书架,看着各种古老的外文书籍及明清图书,不禁感慨读书少。一层西文汉学馆及特藏新书馆,民国及新中国方面的书籍满满当当,翻看着阅读着如置身曾祖父那个年代,为生计,解放思想、革命,为信仰,为美好生活而挣扎奋斗。书架上一本本袖珍版毛泽东语录、选集,翻看着不禁为那时彪悍的新闻传播能力震撼,还有那一本本小人书,阅读着也跟书中人物经历一遭黑社会。现在生活来之不易,当珍惜珍惜。

今年64岁的张晓理,24年前,从河南老家来到新疆阿克苏市。无依无靠的他,为了生计,开始拾荒,虽说生活过的辛苦,但爱读书的习惯从来没有改变。

一层有11排高丛的书架,每个类别的书,在昏黄灯光下散发着独特的书香。耳边翻书声及窗外的机动车声,更显书馆的宁静。生怕打扰这方安静天地,读者们穿梭各书架前翻书,说话时亦小心翼翼地低语。看着西方文学、各类工具书,如辞海、百科全书等,可以感受到书馆捐书人曾经对书的热爱及深情。部分书架上的书籍发黄,同时还隐约可见发霉的样子,藏书日子有点久远了。看到一位读者,拿着原版繁体的《红楼梦》小心翻阅,如获至宝的惊喜,也感同身受。

张晓理以前就喜欢书爱读书,经常借同学的书,借了以后一看就看了半夜。回忆上学时候,想看书,去学校借还要提前预约,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归还。“在‘晓理图书馆’群众随时来看,很便利。”

在国学馆,一层图书可以根据身份证进行借阅,但每天只有前50名预约登记的读者才有机会。二三层由于所藏图书价值昂贵,同时存在旧书保护的情况,并未向读者开放借阅,但可预约参观。在工作人员陪同下,我们到了三层的晚清民国期刊馆,一本本发黄的图书都用塑料纸包装着,怀着满心的欢喜,一列列书架前看着珍藏的期刊,《六艺》、《东方杂志》、《旅行杂志》、《欧亚画报》等向我们展示着晚清社会景象。玻璃橱柜里还展现着“厚德载福”的牌匾。二层是民族民俗古籍馆,什么唱本、弹词、鼓词等民俗读放置在玻璃窗的书柜里,一张张小纸记录着各种书籍名称,很为国学馆的藏书惊羡。

张晓理在阿克苏拾荒过程中收了好多珍贵的图书,从第一本,到第二本……渐渐地,他将收回的图书慢慢的积攒下来。

国学馆的大部分古籍来自不愿透露姓名人的捐赠,因为他们的善举,我们领略了中国曾经灿烂丰富的藏书文化及明清时期的社会景象。国学馆就是古书籍的仓库,但愿二三层书籍可以早日整理,让古籍不仅仅是供收藏观赏用,还可以让真正爱书之人翻阅。作为一家免费向社会各界书友开放借阅的公益图书馆,雜書舘提供免费的书籍、免费的茶水小吃,幽静浓厚的读书环境。雜書舘静静地守望着民间文化,是读书人的精神家园。

书越存越多,从最初的几百本,到现在的10万余册。张晓理索性就“转行”了,专门收集旧书,卖旧书。

新书馆优美舒适,让人不舍离开

图片 4

雜書舘另一个馆区新书馆,馆藏新书二十余万册,藏有建国后出版的中国古代经史子集经典、中国古典小说、中国近现代名人文集、中国近现代文学、历史、哲学著作、外国文学、史学、哲学著作、中外经济学、中外人物传记、儿童图书等各类书籍。新书馆每天接受100人免费预约,听到在国学馆看书的读者说,新书馆周末预约常常比较火爆,他可是预约很几次才赶上。

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澳门微尼斯人官网,转载请注明出处:如今藏书已达十万余册,带你穿越时空

关键词: 已达 藏书 学富五车学院 随笔